当前位置:润宁网络奇闻《挪威的森林》水原希子完全撑不起小绿 渡边彻跟直子见面
《挪威的森林》水原希子完全撑不起小绿 渡边彻跟直子见面
2022-07-14

本片为2010年的电影,与村上春树的同名作品,由法籍越南籍导演陈英雄执导,本片入围第6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的角逐。

本该是学弟谈及菊地凛子那天演过这出戏的直子,便起了兴趣,又谈及松山研一演过的渡边彻,刚看完松山研一演的《百合心》便很好奇他演过的渡边彻会是什么样。

一九六七年在神户读高中的渡边彻与直子和木月相识,并于一九六七年自杀。渡边彻高中毕业后在东京念大学,与直子每周六相见,似乎成了两人纪念木月的一种方式。两人在直子20岁生日那天发生关系,之后渡边彻失去了直子的消息,这段时间渡边彻认识了性格活泼开朗的小林绿,也得到了住进养老院直子的消息。感情在三个人之间拉扯。

我不记得当年看这本书时,主角是什么样的形象,但是,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应该有自己想象中的直子、渡边彻、小林绿。

松山研一这里的他,瘦削脸比较长,更英俊,手指也是刚好的修长,声音柔柔的又稳又厚。正如学弟所说,第一眼这渡边就会觉得有点太帅不够闷,不过看着看,他那张昭和脸,似乎并不觉得有违和。

在环太平洋中结识的菊地凛子,觉得他就是仍满怀厉害我仍满怀喜爱的日本女星。虽然他演的是直子,高中时短发还行,但是剪长发的齐眉小羽毛,真的和我脑子里的直子不一样。心直口快,要更加空灵虚无一点透明,菊地的脸有点太立体了。心直口快的人,要有复古纤细的风骨,那种柔弱到你一定会无条件的去保护他的摇曳风,想到《百合心》里的吉高由里子,那样子应该可以了。有些感觉冰冷,不知道灵魂在那里。

首先就外表而言,水原希子完全撑不起小绿,太过西方化的混血脸,嘴有点大,表演也太过假,完全让我出戏。没有说西洋脸不行,如果换成小松菜奈就应该还行了。我超爱小绿的,小绿应该有一份怎样都找不到的明朗,可又要隐约让你感觉到她其实是在伤着骨子里。小绿要聪明要聪明要聪明,黄蓉、赵敏、任盈盈,应该是那种看似瘦弱但骨瘦如柴的珠圆玉润,在想,如果让满岛光来演,该该多聪明才会多开朗。在水原希子身上根本没有那种气场,看着他,会觉得太妖媚,小绿不是妖媚,不是媚,不能沾上阴气,可这些水原希子都有。

假如我说从一开始看直子和木月在池塘里的那一幕我就隐约感到疼痛,眼角湿润,是不是又会过早被人怀疑了?夸大了吗?木月的自杀,高良健吾演的不错,害我莫名地哭很惨。琴弦快速的拨动着琴弦。

后来渡边彻和直子见面,我几乎见过一次哭过,那份藏在心底的无名痛,是会让人泪流满面的。他们在东京初次见面,疯狂地走着,晃动着,让我头晕想吐。直子说话气太多,我也不行。

这句话“如果能留在18-19岁,日子就不会那么难了。””直子说得痛心,就像拿着不利的刀刃,在心口划一寸。

看到直子和阿彻互相安慰,我禁不住哭了起来,直子的第一次,那种痛楚不在身体,而在于心。无言的哭泣,其实是最痛苦的。早上阿彻离开时,要和直子说再见,如果韩国电影,导演一定会在阿彻关上门的时候,把镜头带到无声眼角流泪的脸颊上,而不仅仅是直子的后脑杓。

"喜欢孤独?”“没有人喜欢孤独,除了勉强的交朋友之外,因为孤独只会让人失望。”事实上,阿彻已经对社会产生了一种冷淡的感觉。

又觉得导演拍小绿跟阿彻在屋里走来走去还是让我头晕、摇晃的镜头,应该就是想给我那种想吐的不舒服感吧。

阿彻去见直子,梦到木月,我又哭了,真的只要阿彻跟直子一起哭,清晨的告白「为什麽相爱,却不能做爱?”两个人被晨露沾湿冻得直打颤,疯狂地在旷野里走着,最后在直子痛彻心扉的嘶吼中划下了句点,可却让人泪流不止。

小绿水原希子真的让我无法完全进入戏剧,即使是为大提琴配乐,我也没有半滴眼泪。

而我认为,我无法放下自己对这些角色原本的设定,即使没有将他们形象化,面对演员,仍然会有认同和不认同。如果我没看过小说,是不是对小绿有那么大的苛求?一部还不错的改编小说片,松山研一其实也不错。

润宁网络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