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润宁网络国学红楼梦中袭人母亲去世后贾母都说了哪些话?
红楼梦中袭人母亲去世后贾母都说了哪些话?
2022-07-14

袭人是宝玉四个大丫鬟之首,《红楼梦》中人物。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红楼梦》第56回“史太君破腐陈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正值荣国府元宵夜宴,阖府上下,又是唱戏,又是放烟花,好不热闹,而就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不怎么愉快的事。

彼时袭人母亲去世,身有热孝,便没有出席这样的热闹场面,贾母看见后,便深以为意,甚至言辞之间透露出尖酸刻薄,似有刁难袭人之意,且看原文:

于是宝玉出来,只有麝月、秋纹并几个小丫头随着。贾母因说:“袭人怎么不见?她如今也有些拿大了。单支使小女孩子出来。”王夫人忙起身笑回道:“她妈前日没了,因有热孝,不便前头来。”贾母听了,点了点头,又笑道:“跟主子却讲起这孝与不孝来了。若是她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皆因我们太宽了,有人使,不查这些,竟成了例了。”——第54回

贾母这番话俨然是故意针对袭人,因为当天除了袭人,鸳鸯也不在现场,巧合的是,鸳鸯也是因为母亲去世!

要知鸳鸯乃贾母最心爱的丫环,当天鸳鸯没有出席,必然是提前得到贾母同意的,为何鸳鸯母亲去世,就能宽松对待,袭人母亲去世,贾母就这般苛刻呢?

熟读过《红楼梦》的读者都明白:贾母并非无缘无故针对袭人,盖因前番有一场缘故,引起了贾母对袭人的不悦。

论到这里,我们不得不说说袭人的“前世今生”。袭人原本是贾母手下的八大丫环之一,原名“珍珠”,后贾母欣赏袭人为人温柔,做事严谨,特意将她送到贾宝玉身边,照顾宝玉的饮食起居。

但要注意的是,贾母只是将袭人“借”给贾宝玉,袭人的编制还是在贾母那里,她每个月一两银子的月钱还要从贾母那边领取。

为何贾母只是将袭人“借”给贾宝玉呢?这是封建礼数规矩,在荣国府,只有贾母、王夫人这样的长辈才能用一等丫环,贾宝玉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他只能用二等丫环。

这是荣国府内部的普遍现象,不止贾宝玉,林黛玉的丫环紫鹃、迎春的丫环司棋、探春的丫环侍书、惜春的丫环入画,这些丫环皆是二等丫环,她们不能,也不敢用一等丫环。

而贾宝玉的情况比较特殊,他是贾母最溺爱的孙子,所以贾母“法外开恩”,将一等丫环袭人暂时“借给”贾宝玉,这样就在规矩和人情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可这种情况却被一个人打破了,那就是王夫人。《红楼梦》第33回,由于贾宝玉被贾政笞挞一顿,袭人心系主子,向王夫人直言进谏,收获王夫人的青目;紧接着第36回,王夫人趁热打铁,以二两银子一吊钱的姨娘分例,将袭人从贾母处“挖走”:

王夫人想了半日,向凤姐道:“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给袭人。已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也有袭人的。只是袭人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凤姐一一的答应了。——第36回

王夫人的这项操作是有些不妥的。袭人乃是贾母的人,即便她看中袭人,想要收为己用,也应该先跟贾母打个招呼,方成个道理,眼下不发一言,忽做此先斩后奏之事,纵然调配丫环编制不算是个大事,难保贾母心中也会有疙瘩。

而这也就对应了上述贾母批评袭人时的那句“若是她(袭人)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看来老太太的确是记仇了。

王熙凤是其中一个很尴尬的中间环节,一方面王夫人“挖走”袭人,就是交代给王熙凤做的,她是实际操作者;另一方面,王熙凤又没办法向贾母告密:二太太将您手下的袭人给纳入她的编制了,这等于出卖自己的姑妈(王夫人)。

可王熙凤不说,贾母又难免会觉得“凤哥明知道这件事,为何不告知我”,所以凤姐处于四面楚歌的位置——她谁都得罪不起,也都不能得罪。幸而贾母体贴王熙凤,貌似并没有因此迁怒阿凤,此亦是贾母理解阿凤之为难。

因此,在元宵夜宴上,贾母咄咄逼人之际,也只有王熙凤这个明白人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充当了贾母、王夫人之间小小矛盾的缓冲带:

凤姐儿忙过来,笑回道:“今儿晚上,她(袭人)便没孝,那园子也须得她看着。灯烛花炮最是耽险的,这里一唱戏,园子里的人谁不偷着来瞧瞧?她还细心,各处照看照看。况且这一散后,宝兄弟回去睡觉,各色都是齐全的。若她再来了,众人又不经心,散了回去,铺盖也是冷的,茶水也不齐备,各色都不便宜。所以我叫她不用来。”——第54回

这就是王熙凤,三言两语就编出一个无比合理的理由,同时为了保护王夫人,阿凤还称“我叫她不用来了”,俨然将责任揽到自己头上,替领导王夫人挡了枪子儿——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阿凤果担得起这句评价。

既然论到此处,笔者不妨更加深入一点,进一步分析贾母对袭人的态度问题。之所以要分析,是因为目前很多论者有断章取义的弊病,他们通过此情节便认为——贾母很不喜欢袭人!

除上述元宵夜宴外,一些论者还找到了一些“实例”来佐证这个观点,譬如第77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彼时晴雯已被王夫人撵走,王夫人向贾母推荐袭人,想让她来当贾宝玉未来的宝二姨娘,而贾母直言自己曾打算让晴雯给贾宝玉当妾:

贾母听了,点头道:“这倒是正理。我也正想着如此呢。但晴雯那个丫头我看她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我的意思,这些丫头们那模样儿、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谁知变了。”——第78回

于是乎,各种莫名其妙的观点就出现了:贾母一直相中的都是晴雯,想让晴雯当宝玉的姨娘,她老人家从来没考虑过袭人,可袭人却厚颜无耻地跟贾宝玉发生了云雨关系:

(贾宝玉)说着,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了。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姣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与别个不同,袭人侍宝玉更为尽职,暂且别无话说。——第6回

一些论者对比此两处,贾母明明喜欢的是晴雯,袭人却觉得“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这不是明明白白的心机女吗?

笔者苦笑,《红楼梦》当真能如此分析?贾母如果真的看不上袭人,能专门挑中她去照顾贾宝玉?这可是她最宠爱的孙子,如何手下八大丫鬟,挑一个自己最看不上的丫环送去贾宝玉身边?

贾母必然是有让袭人给贾宝玉当妾的打算的,这一点无可置疑,事实上,不仅贾母,整个贾府上下的所有人都认定这一点:

第31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晴雯、贾宝玉、袭人三人发生口角,林黛玉巧来怡红院开解,期间颦儿曾开玩笑:好嫂子(袭人),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两个辩嘴了,告诉妹妹,替你们和劝和劝;

第36回“识分定情悟梨香院”,王夫人定下袭人每个月二两银子一吊钱的姨娘分例,这等于内定了袭人的姨娘位置,王熙凤见状笑对一旁的薛姨妈道:姑妈听见了?我素日说的话如何?今儿果然应了我的话。可见在此之前,王熙凤也早认定袭人将来是姨娘的命;

第46回“鸳鸯女誓绝鸳鸯偶”,鸳鸯遭贾赦强娶,曾于大观园和平儿、袭人两人谈心:你们自为都有了结果了,将来都是做姨娘的?据我看,天下的事,未必都遂心如意。你们且收着些儿,别特乐过了头儿。鸳鸯此言,虽是居安思危,但到底从侧面承认了平儿、袭人的姨娘命运走向。

鸳鸯乃是贾母的贴身丫环,她都认为袭人大概率就是贾宝玉未来的姨娘了,贾母心中是何想法,不需赘述。

当然,贾母后期对袭人曾有过一些负面评价,比如说她“不言不语,是个没嘴的葫芦”,但她老人家终究还是认同了王夫人的观点,没有否定袭人的姨娘地位。

由此观之,即便这些负面评价,亦可用贾母对袭人之前的“背叛”所引发的傲娇脾气来解释,气撒完之后,贾母还是当着王夫人的面儿承认了袭人:既是你深知,岂有大错误的。所以断不可主观解读贾母、袭人之间的关系,而要深入洞彻人性之心理,方能一览究竟。

润宁网络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