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润宁网络国学《六韬·犬韬·战车》的原文是什么?该如何理解呢?
《六韬·犬韬·战车》的原文是什么?该如何理解呢?
2022-07-14

【原文】

武王问太公曰:“战车奈何?”

太公曰:“步贵知变动,车贵知地形,骑贵知别径奇道,三军同名而异用也。凡车之死地有十,其胜地有八。”

武王曰:“十死之地奈何?”

太公曰:“往而无以还,车之死地也。越绝险阻,乘敌远行者,车之竭地也。前易后险者,车之困地也。陷之险阻而难出者,车之绝地也。圯下渐泽,黑土粘埴者,车之劳地也。左险右易,上陵仰阪者,车之逆地也。殷草横亩,犯历深泽者,车之拂地也。

车少地易,与步不敌者,车之败地也。后有沟渎,左有深水,右有峻阪者,车之环地也。日夜霖雨,旬日不止,道路溃陷,前不能进,后不能解者,车之陷地也。此十者,车之死地也。故拙将之所以见擒,明将之所以能避也。”

武王曰;“八胜之地奈何?”

太公曰:“敌之前后,行陈未定,即陷之。旌旗扰乱,人马数动,即陷之。士卒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即陷之。陈不坚固,士卒前后相顾,即陷之。前往而疑,后恐而怯,即陷之。三军卒惊,皆薄而起,即陷之。战于易地,莫不能解,即陷之。远行而暮舍,三军恐惧,即陷之。此八者,车之胜地也。将明于十害、八胜,敌虽围周,千乘万骑,前驱旁驰,万战必胜。”武王曰;“善哉!”

【译文】

武王问太公说:“战车的作战方法是怎样的?”

太公答道:“步兵作战贵在熟悉情况变化,战车作战贵在熟悉地形状况,骑兵作战贵在熟悉别道捷径。车、步、骑都是作战部队,只是用法有所不同。战车作战有十种死地,也有八种有利的情况。”

武王问:“十死之地是哪些?”

太公答道:“可以前进而不能退回的,就是战车的死地;逾越险阻、长途追逐敌人的,就是战车的竭地;前面平坦易行,后面险阻难通的,就是战车的困地;陷于险阻而难以出来的,就是战车的绝地;毁塌积水的黏泥地带,就是战车的劳地;左面险阻有面平坦,还要向上爬坡的,就是战车的逆地;

盛草遍地,还要渡过深水的,就是战车的拂地;战车数量少,地形平坦,战车与步兵又配合不当的,就是战车的败地;后面有沟渠,左面有深水,右面有高坡,就是战车的坏地;昼夜大雨,连日不停,道路毁坏,前不能进,后不能退的,就是战车的陷地。这十种地形都是战车的死地。所以愚将由于不了解这十种死地的危害而失败被擒,智将由于能避开这十种死地而取得胜利。”

武王问:“八种有利的情况是哪些?”

太公答道:“敌人的前后行阵尚未布定,就用战车乘机攻破它;敌人旌旗紊乱,人马不断调动,就用战车乘机攻破它;敌人士卒有的向前,有的退后,有的往左,有的往右,就用战车乘机攻破它;敌人阵势不稳,士兵在前后相互观望,就用战车乘机攻破它;敌人前进则犹疑不定。后退时恐惧害怕,就用战车乘机攻破它;

敌人全军突然惊乱,挤成一团,就用战车乘机攻破它;敌人在平坦地形上与我交战,至日暮时还未结束战斗,就用战车乘机攻破它;敌人长途行军,至大黑才宿营,三军恐惧不安,就用战车乘机攻破它。这八种情况都对战车作战有利。将帅知道了上述战车作战的十种死地和八种有利情况,即使敌人把我四面包围,用千乘万骑向我正面进攻,两侧突击,我也能每战心胜。”

武王说:“好啊!”

【例证】

战车的主要特点是有较强的攻防能力,但车战方式比较呆板,须列成整齐的车阵,施行正面冲击。由于比较笨重,车战受地形限制大,不适宜于山林险阻和江河水泽地区,只适宜于在平原旷野作战,因此,地形的险隘、地势的高低、道路的好坏等地形地貌因素,直接影响到作战的胜负。朱元璋就是利用车战的这一弱点围城打援夺取婺州的。

至正十八年(1358年)十二月,朱元璋命令胡大海率军进攻婺州(今浙江金华市).胡大海攻城受挫,朱元璋遂亲率大军前往增援。军至兰溪(令浙江兰溪县),朱元璋先命手下儒生王宗显前去婺州侦探敌情。

王宗显来到距离婺州只有几里地的老朋友吴世杰家,通过他了解到城中元军的虚实,”得知城中守将“画疆分守”、“各自为心”等重要情况。朱元璋听到报告后,感到婺州易得,唯一让人担心的是敌处州(今浙江丽水县)援军赶来,会使自己腹背受敌。恰在这时侦骑来报,处州元将胡深率领由一百多辆战车组成的部队前往增援婺州,已进至松溪一带。

朱元璋立即召集诸将,对他们说:“婺州之所以不肯投降而坚守至今,是因为有处州做它的后盾,只要断绝处州对它的援助,婺州不日可下。现在处州派来援助的部队己到松溪。松溪山多路狭,战车通行困难,只要充分发挥我军机动灵一活的优势,必可将敌车兵消灭。现胡深在松溪扎营,观望不前。我军情锐可先在山间路们埋伏,然

后派一将率军诱敌人伏,即可大获全胜,全歼来敌!”

于是令大将常遇春、胡大海各自率兵埋伏在山路两侧,又令胡德济率兵诱敌,只许失败不许胜利。

第二天,胡德济依计领兵向胡深发起攻击,边打边返,胡白话六韬深不知是计,率军尾随追击。在山顶观阵的朱元璋见元军己全部进入伏击圈,一声令下,常遇春、胡大海所部由两侧杀出,胡德济也返身杀回。胡深此时始知中计,但为时己晚,战车在山间小道上行动困难,只能被动挨打,没有还手之力。不到半个时辰,所有战车全被毁坏,驾车的士兵非死即伤,胡深见大势己去;乘乱逃走。

援军失败后,婺州城年的元军惊慌失措。他们本来就同床异梦,这时更是各怀异心。防守东门的元军开门投伶,朱元璋顺利进入婪州城。守城元军四散而逃,主将石抹厚孙逃跑不及,当了俘虏,朱元璋很顺利地夺下了婺州。

润宁网络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