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润宁网络国学古代爱情故事之崔护与绛娘:物是人非,桃花依旧笑春风
古代爱情故事之崔护与绛娘:物是人非,桃花依旧笑春风
2022-07-16

古往今来,爱情一直是民间广为流传的话题,歌颂爱情的文学作品也层出不穷。但大多数都是爱情悲剧,很少有喜剧结尾的。那么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关于崔护与绛娘的爱情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是唐朝著名诗人崔护的代表作《题都城南庄》,它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脍炙人口,声名赫赫。桃花依旧,物是人非,人生如梦,恍然春归。它不知让多少人萌发万千感慨,亦为诗人赢得了不朽的才名。

崔护,唐朝诗人。字殷功,博陵(今河北定县)人,据传出身名门世家,风流倜傥(清人王世贞《艳异编》说是“姿质甚美,少而孤洁寡合”),唐德宗贞元十二年(790年)赶会士,终进士登第,曾官至岭南节度使,相当于今之省级军区司令、公安厅长,仕途也还算不错。

但早在贞元初期,崔护赴京城长安应试进士未中,心中郁闷,书斋枯寂。那是暮春清明时节,他独自一人来到长安城南郊游踏青。野外春光烂漫,蜂歌蝶舞,桃红梨白菜黄,色彩绚丽似画;柳枝间黄莺穿梭、池塘中鸳鸯戏水,处处竹篱茅舍、小桥流水。崔护赏心悦目,好不惬意,落第之愁一时尽消。

春阳明媚,天气暖和,崔护口渴讨水,来到一户黄墙白扉的农家茅舍前,见花木丛萃,寂若无人。他好不容易叫开门,遇一及笈妙龄女子独立于院内桃树下。桃花盛开,映衬女子,娇艳妩媚,光彩照人。崔护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分不清是桃花映人面还是人面映桃花,不由目注神驰,心旌摇动。

他几番与之问讯,慌慌张张、吞吞吐吐、含含糊糊、疯疯癫癫尽说些傻话。女子既不嗔怪也不答腔,不胜娇羞,含情脉脉,面对风度翩翩的俊俏书生,不由心头怦怦如小鹿乱撞,“目注者久之”;临别时虽流露出依依不舍之意,却因淑女矜持,始终没有开口倾诉衷情。两人都是情窦初开,心思微妙,只得怏怏各顾。“送至门,如不胜情而入,崔亦眷眄而归。”回城后,少女倩影每每萦绕心怀,崔护不时出神遐想,怅然若失。

光阴倏忽,转眼一年过后,又是清明时节,崔护再度进京求取功名。因思念之情难以抑制,他又专程来到了长安城南。依然是桃红柳绿,莺歌燕舞;依然是原野锦绣,阡陌纵横;依然是那黄墙白扉的茅舍。春光和煦,百花争艳,园中如故。崔护雀跃而至,可物是人非,门锁萧然,久无反应,女子已不知去向,空余一树桃花凝情含笑,红靥露欢,芳容如醉,仿佛去年那位村姑的俊俏脸蛋。

抚今忆昔,往事历历,诗人心中不禁怅惘悲伤。真情实感,于事及情,因而思如泉涌,他在园墙上一口气挥笔写下了这篇千古流传之诗作。人面桃花,去年今日;物是人非,景相同而人不见。同一景色,两次境遇,因人面不同、心境不同而截然迥异。于不经意中偶然遇到美好事物,又在不知不觉中离人远去;再回首时,它已随风而逝,空留下回忆和遗憾。

美好事物因失去而愈显珍贵,美丽故事浓缩成一首梦幻诗篇。一个看似简单的人生经历,竟道出了千万人都似曾有过的共同生活体验。全诗因情即兴,自然浑成,虽然是大白话,简单的句子,却犹如从心底一涌而出的山泉,清澈醇美而又起伏跌宕,回味不尽。人面桃花千年吟咏,令人断魂长安城南!

润宁网络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