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润宁网络搞笑梦的指令
梦的指令
2022-11-22

1.海上遇险

库格警长最近总是做着一个怪梦:惊涛、孤岛以及模糊不清的人脸,这些梦的片段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出现。最让他费解的是,在他的梦里总会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催促他:去那里,那里有你必须要做的事情!

库格觉得一定是自己的工作压力太大了。最近一桩发生在北索拉地区的特大盗窃案始终没有破获,这件事搅得他心神不宁。北索拉地区的富商前些日子举办了一次珠宝展览,库格警长就负责珠宝展览的保卫工作。可是却被江洋大盗在他眼皮底下偷走了价值连城的珠宝。连日来库格一直在为追捕案犯的事情烦恼,上司也看出库格低迷的状态,特意批给他几天假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于是,库格便想到邻国的拉米西岛度度假,放松一下自己的身心。既然是旅行,当然不能少了凯撒。凯撒是一只优秀的退役警犬,曾在“北索拉特大盗窃案”的追捕行动中,不幸瞎了左眼,不得不退役了。库格收养了它,并视它为最好的伙伴,训练有素的凯撒对库格也是绝对的忠诚。

就这样,库格带着爱犬凯撒登上了驶往拉米西岛的游船。望着那广阔的大海,库伯的心胸似乎也变得开阔了,人也神清气爽,心旷神怡起来,他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突然,诡异的梦再次不请自来,那个神秘的声音也再次从梦境中传来:“库格,小心!库格,小心!”

突然,船剧烈地颠簸,库格从梦境中惊醒,紧接着他听见广播里传来了船长的声音:“乘客们,很不幸我们的船触礁了,船正在急剧下沉,请乘客们穿好救生衣,听从船员的指挥!”然而,船上的人们早已乱成一团,库格被人流拥挤着向前。可是游船已经开始倾斜,不少人落入了水中。这时,库格也感到身子失去了平衡,紧接着他便落入到了冰冷的海水里。就在库格即将被激流冲走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力量向上推着。库格抓住机会把脑袋露出水面,然后吸了一大口气,但很快就又一次沉入了海里。在水里库格看到凯撒正拼命地向上推他,库格的脑袋终于再次露出了海面。就在这时,他看到正好有一个救生圈离他很近,于是他拼命地抓起救生圈套在了身上。然而,一块急速漂来的船残骸撞上了库格的脑袋,他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2.幸存者

不知过了多久,库格又一次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快醒醒,库格,快醒醒!你还有特殊的任务没有完成!”这时,库格感到好像自己的脸正被温暖柔和而又湿润的东西轻抚着。库格艰难地睁开眼睛,他感到自己的眼皮足有千斤之重。他隐隐约约地看到自己的爱犬凯撒正用舌头试图唤醒他。看到库格苏醒了,凯撒欢蹦乱跳地像一个孩子。库格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好在身上除了一点擦碰之外并没有什么大伤,可是自己的随身物件也只剩下一把小刀了。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已经被冲到了一个并不太大的荒岛上。

“嗨,伙计,我们看上去遇上大麻烦了!”库格一边摸着凯撒的头,一边无奈地说,“看来我们得先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人也被冲到海岛上了。”凯撒“汪汪”地叫了两声表示同意。库格带着凯撒沿着海滩进行搜索。这是一座不算大的荒岛,岛中间矗立着的一座山却十分陡峭。这时,凯撒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冲着前面狂吠不止。库格发现,远处的海滩上有两个黑点。库格想到那边也许还有别的幸存者,便赶紧跑过去想看个究竟,可凯撒早就冲到了最前面。果然不出所料,海滩上确实躺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凯撒对着那个男人不断地狂吠,甚至要冲过去撕咬,库格急忙制止了它。“嘿,宝贝,别太紧张了!”库格安慰着凯撒,他觉得凯撒一定是被这次海难搞得很紧张,以往训练有素的凯撒从没有对人或者动物有过反常的攻击。

库格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两个人:女人面目姣好,约莫三十多岁,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痕;而那个身材彪悍的家伙却没有那么幸运了,男人的头部受了重伤,如果不马上救治就会没命。库格撕碎了自己的衬衫,对那个男人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然后便急忙去唤醒那个昏迷的女人。

在库格的急救下,女人很快苏醒了。她慌张地盯着库格:“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看来你也是被海浪冲到荒岛上的。”库格无奈地摊了摊手,“这个人你认识吗?”库格指着旁边受了重伤的男人问道。“我叫米瑞,他是我的丈夫西姆。”女人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夫人,你的眼泪没办法帮助你的丈夫增加凝血能力。”库格一边检查西姆仍然在流血的伤口一边对米瑞说:“我们最好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先安置好你的丈夫再说。”

库格发现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山洞,正好可以暂时安置伤势严重的西姆,于是就和米瑞一起抬着西姆来到了山洞。一路上,凯撒都死死地盯着西姆,有几次甚至还要上去撕咬,这一举动让库格十分不解。

“看来上帝好像想起我们来了,”库格有些兴奋地说,“瞧,我在西姆身上翻出了什么?”库格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摇晃着从西姆兜里掏出来的打火机。

“看来我们的运气还不赖。”米瑞也显得十分高兴。

“我出去找找有没有干柴,我们可以生一堆火暖和暖和。”说着,库格就带着凯撒走出了山洞。在山洞不远处,库格找到了不少干树枝、干草之类的。库格觉得等在洞里生完了火就应该跑到山顶上再生起一堆火,以便路过的船只可以发现他们。于是,库格飞快地跑回了山洞,留下了干柴以及兜里仅存的一块糖果给了米瑞。

“我再出去找些食物,如果可以的话,我还会去山顶生一堆火,希望上帝真的没忘记我们!”库格拖着沉重地步子带着凯撒再次出发了。留下米瑞照顾奄奄一息的西姆。

3.西姆之死

库格带着凯撒向山林走去,面对着未知的丛林,凯撒显得机警异常。大约走了两个小时,库格再也走不动了,饥寒交迫之下不得不倚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一会。然后,他一闭上眼睛诡异的梦境再次向他袭来,只是这次他看清了那原本模糊的人脸,正是西姆和米瑞!“库格,危险正一步步的逼近,注意你身边的人,他们是对你最大的威胁!”那个神秘的声音再次从梦境中传来。突然,凯撒的叫声把库格从梦中惊醒。

库格听到不远处凯撒的狂吠声。原来,凯撒正在和一条毒蛇矛头蝮对峙着。这条矛头蝮足有70厘米长。浑身的鳞片犹如战甲一般在地上蹭出“沙沙”地响声,矛头蝮不断地吐着信子,试探着想向凯撒发动进攻。凯撒则俯下身子随时注意着矛头蝮的动向。突然,这条矛头腹向凯撒扑了过来,想要给凯撒致命一击。凯撒敏捷地跳到了矛头蝮的一侧。矛头蝮不甘心失败,闪电般地朝着凯撒咬去,然而,凯撒身旁一块巨石正好封堵了它的退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库格从兜里掏出小刀,猛地向矛头蝮掷去。刀子正好插在了矛头腹张开的大嘴里,嵌在了毒牙附近,矛头腹痛苦地想要逃跑,凯撒趁机冲了上去,一口咬住了矛头蝮的“七寸之地”,没多久这条矛头蝮就没命了。

虚惊一场的库格从毒蛇嘴里拔出了刀子,折叠起来放回了衣兜,看了看天色已经很晚了,此时继续向山顶行进肯定会更危险。于是他决定带着蛇肉先回到山洞,等明日再去山顶生火求助。

库格带着凯撒刚走到离山洞不远的地方,就听见了米瑞凄凉地哭声。库格走近一看,发现西姆已经面色铁青,嘴唇发紫,人已经要不行了。库格急忙问米瑞:“西姆怎么会这样?他的伤势至少还能挺过这个晚上的!”米瑞抽泣地回答:“你走以后,西姆醒来了一阵子,他吵嚷着说口渴。可是这里根本没有水可以喝,我就摘了洞口的果子喂给他。”米瑞指了指洞口旁边的野果树。库格望了一眼那棵果树结出的鲜艳诱人的果子,很遗憾地摇着头说道:“夫人,难道您不知道这野果子是不能随便吃的吗?很显然,这是一棵毒果树。否则的话,山林里的猴子早把它摘光了!”米瑞只是掩面哭泣,库格检查了西姆的情况,发现为时已晚,西姆已经瞳孔扩大一命呜呼了。与此同时,凯撒却显得兴奋异常,围着西姆的尸首欢快的摇着尾巴,像是对西姆的死表示庆祝。

简单地安葬了西姆之后,库格为了转移米瑞的注意力,防止她过度忧伤,便跟她聊起了家常:“夫人,你们来自哪个地区?”

“我们来自北索拉地区,是贩卖山货的商人。这次是去国外做一单生意,没想到发生了这么不幸的事情。”米瑞叹了一口气。

“我也来自北索拉地区,那可是个好地方!山水宜人,特产也丰富。”库格称赞道。

“是啊,我和我丈夫从小就在山林里长大,是吃着野味长大的。”米瑞的声调透着一股子的骄傲。

“从小就在山林中长大?难道连果子有没有毒都分不清吗?”库格心里突然对米瑞有些怀疑,“也许西姆的死没有那么简单。”库格看了一眼米瑞,就不再询问什么了。

晚上休息的时候,那个诡异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了他的梦境:“库格,注意那个看似善良的女人,要小心啊,库格!”

4.鬼蝶纹身

第二天一早,库格对米瑞说:“我们必须去山顶燃起一把火,这样过往的船只才能发现我们。”米瑞对这一提议表示赞同。于是,二人简单吃了一些库格带回来的蛇肉,就匆忙地向山顶进发了。

往山顶去的路非常难行,不仅山势陡峭而且路上荆棘密布,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受到野兽的袭击,所以二人走得十分小心,凯撒也不住地留意着周围的情况。

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走在前面的库格突然听见身后米瑞的尖叫声。原来,米瑞被荆棘缠住了,只要她稍不留神就会跌落到悬崖下面。库格急忙上去拉住米瑞,米瑞借力挣脱开缠住她的荆棘。然而,米瑞的衬衫也被荆棘刮烂了,米瑞的肩膀上露出了一个清晰的文身图案。

这是一个长着蝴蝶翅膀的骷髅文身,库格觉得自己从哪里见过这样的文身,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米瑞也注意到库格正盯着自己的肩膀,急忙捂住破损的衬衫,库格觉得自己的举动很无礼,尴尬地笑了笑便拉着米瑞继续向山顶走去了。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终于在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登上了山顶。在燃起一堆火后,米瑞建议在树底下阴凉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库格倚在一棵大树上很快就睡着了,这次他梦见了与以往不同的情景:警车、追捕以及一晃而过的文身图案。库格突然惊醒,努力回忆着梦里的情景,那个梦里的文身图案如此熟悉。“那个文身的图案就是,就是——骷髅鬼蝶!”库格如梦初醒。

睁开眼睛的库格看到米瑞在不远的地方正用库格的小刀削着果子。也许是刀子太锋利了,米瑞不小心让刀子割伤了自己的手。米瑞尴尬地笑了笑:“我摘了一些野果子,这次应该没有错。”“米瑞,我觉得你和西姆根本不是做山货生意的。”库格冷笑道。“呵呵,你真会开玩笑,不是做山货生意的,难道还是江洋大盗不成?”米瑞拍了一下库格的肩膀,库格感到自己的肩膀有一点酥麻。米瑞笑着把一个野果子递给他,似乎有意想转移话题地说道:“库格,你说咱们能活着走出这个鬼地方吗?”库格笑着说:“当然没问题,否则的话,你和西姆盗窃来的价值连城的珠宝可享用不上了。”米瑞愣了一下,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呵呵,你就别装了,北索拉的鬼盗夫人。”库格对着米瑞冷笑道。

“没想到被你识破了!”米瑞并没有显得如何的慌张,“没错,北索拉地区的富豪们丢失的千万财富就是我们盗取的,可我们却在你的眼皮底下逃脱了!”米瑞冷笑道,“西姆也是我毒死的,少一个跟我分赃的人不是更好吗?”

“可恶,我和凯撒差一点就抓到了你们。西姆在展厅里盗取珠宝,你在外面接应,凯撒在追捕你们的时候还被西姆打伤了眼睛,不过,虽然你们都蒙着面,但是凯撒还是撕开了西姆的衣服,露出了和你身上一样的文身。”库格咬牙切齿地说,“怪不得凯撒见到昏迷的西姆就不断地要上前撕咬,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可是,库格先生,你这次可能又要失望了。”米瑞冷笑道。

“怎么可能?这次我不会再让你们逃脱了。”库格一步步地向米瑞逼近,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库格感到自己的脚不听使唤了。

“哈哈,库格先生。你中了我的麻醉针了。”米瑞晃了晃自己手上的戒指,不知什么时候戒指上竟然露出了一根极细的针,“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失去知觉的,而你忠实的朋友也早就被我麻醉了。”

这时,库格才注意到凯撒在草堆里睡得死死的,库格感觉眼前的米瑞越来越模糊,不一会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库格警长,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些的。”正当米瑞一步步向库格逼近的时候,她突然感到自己的胸口一阵憋闷,接着一口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米瑞万万没有想到,她用的那把小刀在库格杀死矛头蝮的时候沾上了蛇的毒液,而她不小心割破了手指,毒液此时已经伤及她的内脏了。不多时,米瑞就倒地身亡了。

5.致命的整合

病床上,一个睡得十分香甜的病人正在喃喃自语。治疗精神疾病权威的布朗博士正对着这个病人不断地低声召唤:“库格,快醒醒!库格,快醒醒!”

“布朗博士,我们的治疗似乎已经起效了。”医学助理马克对布朗博士说道。

“是啊,我们现在只需要等杰克苏醒过来了。”布朗长舒了一口气。

医学助理马克翻开治疗记录本,里面夹着一封北索拉地区警察署署长罗德的信。

布朗博士:

您好!我署的优秀警长杰克最近举止十分异常,他经常会自言自语,并且神情恍惚。在上个月的北索拉地区珠宝展览中,他本来是负责安保工作的,可是他却监守自盗,将价值连城的珠宝据为己有。同时,他还打伤了自己的警犬凯撒,致其左眼失明。经法医鉴定,认为杰克警长患有严重的精神障碍,希望您能给予他最好的治疗。

祝好!

罗德

马克把信放在了一边,翻开了布朗博士的医疗日志,其中的一篇这样写着:

“北索拉地区第一精神障碍治疗所最近收治了一名特殊的病人,那就是本地区大名鼎鼎的警长杰克。经过诊断,杰克警长患有严重的人格分裂障碍症。他的人格分裂成了三种不同人格,并且交替控制着他的身体。经过观察,我们发现这三个人格分别是:警官库格、江洋大盗米瑞和西姆。要想治好杰克警长就需要对他的人格进行整合,其中米瑞和西姆这两个人格有罪,必须予以消灭。

对此,我们尝试了最新的治疗方法对杰克警长进行治疗,即对他进行催眠同时进行心理暗示。首先,我们在杰克的梦境中做了荒岛场景的设置,通过对其中一个正义人格库格的不断暗示,令其消灭有罪人格米瑞和西姆。”

马克合上了记录本笑着对布朗博士说:“看来,我们的治疗已经收到了成效。”

布朗博士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没想到治疗的过程这么顺利。从杰克的呓语中,我们已经可以推测出米瑞和西姆都死掉了,这样就只剩下唯一的人格——库格警官了。”

“是啊,等杰克醒来后,他就只会认同自己是库格了。嗯,看来以后的治疗就是让他开始适应新身份了。”

“我想我们应该出去喝一杯咖啡,杰克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苏醒过来。”布朗博士揉了揉熬得发红的眼睛。

马克也表示赞同,于是,两人一起走出了治疗室。

然而,布朗博士和他的助手马克估计得太过乐观了,杰克的梦境远没有结束:

库格警官不知道昏睡了多久,他再一次听见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库格,快醒醒!库格,快醒醒!”库格猛然醒来,看到凯撒也正在懒洋洋的伸着腰。而米瑞却不知道死了多久。这时候远处传来了一阵汽笛声,一艘船只似乎发现了燃起的烟火,正朝着荒岛方向驶进。

杰克十分高兴,急忙对着远处的船只招手,虽然他知道船只根本看不到自己。

“嘿,伙计!我们得救了!”库格爱抚着凯撒的脑袋,“看上去那些有罪的人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库格看了一眼米瑞的尸体。

“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死的?”库格对米瑞的死感到十分的意外,“好了,我们必须赶紧下山,搭上船只就可以回家了!”

库格带着凯撒欢快地朝山下跑去。山路十分陡峭,而且由于连日的阴雨让山石变得非常松软。正当库格庆幸着自己死里逃生的时候,突然,他的脚下一滑,身子滑向了悬崖!

“凯撒!快救……”库格还没来得及呼救,就从悬崖上摔了下去。凯撒对着悬崖底下,“汪汪”地狂吠不止,像是在拼命的呼唤自己的主人……

尾声

在外面喝完了咖啡的布朗博士和马克走进了杰克的病房,然而眼前的一幕着实让他们吓了一跳:只见杰克像条狗一样趴在床上,不住地吐着舌头,还不时地向床下张望,见到布朗博士和马克进来就朝着他们哀切地叫着。布朗博士和马克还注意到,杰克的左眼竟然是紧闭着的,就好像左眼是瞎了一样……

(责编/刘 兵 插图/谢 颖)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com。认准无忧岛网!认准wydclub.com

润宁网络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